首頁>>國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兵走阿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-06-07 10:35:08 | 來源:偭规越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字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家利华网站QQ微★:75900083网★址:55777.tv中国公开赛天津资格赛决赛轮分组晁海蒙同组陈子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透過車窗,遠遠望見一排整齊營房,陳永亮心潮澎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抵達營區,走進鑼鼓喧天的迎新氛圍,看著營門口列隊的黝黑面孔,他的心怦怦直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陳永亮,4班?!繃ぱ疃歉齟蟾鱟?,說話聲如洪鐘?;耙粑綽?,一個“國字臉”中士迎面走來。他使勁握了握陳永亮的手說:“你好,我是4班班長曹帥?!幣凰布?,陳永亮被曹帥臉上綻放的笑容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宿舍里,曹帥為陳永亮打來一盆清水。接過臉盆,把手浸入水中,陳永亮第一次感受到高原的水如此刺骨;也是第一次,感受到高原的水如此“溫暖”——在老兵們默默地、溫暖地注視下,他輕輕撩起水花,洗去一路風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阿里,感動也是一種傳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帥2012年4月來到波林邊防連,至今已有10年光景。陳永亮眼中,班長是全連“最忙碌的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熄燈就寢,他睡得最晚。等宿舍鼾聲響起,他悄悄起身,輕手輕腳走到戰友床邊,挨個給大家掖好被角。清晨訓練完,他會叮囑大家別吹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份關愛,陳永亮感動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帥教新兵疊被子,或許還在高原適應期,陳永亮“腦袋想得明白,動作卻跟不上”?!案丈細咴У氖露?,做不好,別氣餒?!輩芩б槐咚?,一邊打開被子為陳永亮重新做示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班里的老兵告訴陳永亮,在波林邊防連,每名新兵都是老兵這樣手把手、心交心帶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體能訓練過關,才能真正適應高原。對體型偏瘦的陳永亮來說,“引體向上”就是前進路上的那只“攔路虎”。在老兵幫助下,他苦練了2個月的上肢力量??己思唇嚼?,他依然沒有自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飯后,陳永亮借口給父母打電話走出了營房。這時,曹帥出現在他的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陽映照著空曠的營區,兩人一圈圈地走著,并肩的影子被拉得很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陌生到熟悉,曹帥對陳永亮批評鞭策多、鼓勵勸慰也多??醋懦掠懶戀愕緯沙?,他總能從這個新兵身上看到自己當年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年我最頭疼的也是引體向上?!?0年前,曹帥來到“波林”,連隊只有兩排板房,環境比現在還艱苦。當時的班長叫黃輝,話不多但心很細,新兵們遇上煩心事,都逃不過他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次考核不過關,曹帥拼盡了全力加練,直到一次訓練時把手上的繭子磨破了?!安渙妨?,休息!”不知何時,黃輝忽然現身在曹帥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,我能行!”曹帥梗著脖子倔強地說,眼淚奪眶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繭子磨掉了卻不叫苦,你已經是一名合格的阿里軍人了!”那晚,黃輝給曹帥包扎傷口,語重心長地說,“訓練一定要循序漸進——以后跟著我練,我怎么練你就怎么練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里北風刮得緊,曹帥的心里卻涌起陣陣暖意。他感覺,班長就像兄長,連隊就像一個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風雪過后的巡邏,車在半路趴了窩?;蘋源挪芩У燃該鹵?,開始徒步。雪太厚,爬上點位時,汗水已浸透了他們的內層衣褲。下山前,曹帥脫下擋風面罩,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趕緊戴上!”黃輝嗓音短促有力,眼神卻透著關切?!凹拍劬褪咕⒑?……”他起了個頭。雪線之上再次唱起熟悉的《當兵走阿里》,每一句歌詞都唱進了大家心里。歌聲里,曹帥突然懂得了班長無聲的關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聆聽班長講述“班長的故事”,下連以來的點滴,像電影畫面一般浮現在眼前。那些及時的鼓勵、貼心的照料、嚴厲的批評,瞬間都化作一股流淌于心的暖流,陳永亮再次紅了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體能考核現場?!?,2,3……8!”隨著戰友們一聲蓋過一聲的報數,陳永亮在單杠上完成自己軍旅生涯的“成年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報告班長,引體向上考核,我過關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帥笑了:“我就知道你行!”頓了頓,他又說:“你已經是一名合格的阿里軍人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起,陳永亮開始喜歡上了阿里高原,融入到連隊這個大家庭。他體會到,在阿里,感動也是一種傳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阿里,快樂也是一種味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炊事班長、二級上士宮樂康是連隊最老的兵。陳永亮最佩服他,“守防的苦,從樂康班長嘴里講出來都成了有趣的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永亮喜歡找“樂康班長”聊天。從網絡熱詞到家鄉風貌、再到巡邏軼事,兩個年齡相差一輪的人,溝通全無障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交流也是一種學習?!憊摯笛壑?,年輕人有朝氣、有思想,跟他們在一起,自己會變得更年輕。連隊建設的持續向好,也在于人與人的“相互照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,陳永亮在交流中向宮樂康建議,在連隊搞一次“綠植比賽”。第二天,宮樂康把這個想法報告連長楊東?:蕓?,一場別開生面的“斗綠年賽”在連隊紅紅火火開展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賽中被“特聘”為裁判員,這件事讓陳永亮又“穩穩收獲了一波自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連隊規定,新兵要輪流到炊事班幫廚。提前一天,陳永亮把這項“新任務”告訴宮樂康。宮班長笑言:“餐桌連著戰斗力,幫廚也是一門課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高原沸點低,炒菜難就難在‘炒不熟’。因此,在高原炒菜是個體力活,也最磨礪心性?!碧旎姑渙?,宮樂康就扎進廚房,分派任務、動手切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中學時,陳永亮就能炒幾道拿手菜。這一次,當宮樂康把一人高的鐵鏟交到他手上,站在板凳上,他那略顯夸張的動作,引來戰友一陣哄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俯身,用筷子夾了一口土豆絲放到嘴里,一股焦糊味兒。陳永亮羞愧地看著宮樂康。宮樂康拍著他的肩膀詼諧地說:“小火雞(小伙子),別著急!咱們不是有這樣一句話嗎——到了阿里,過去再拿手的事也要重新學起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炊事班又一次響起輕快的笑聲。陳永亮更加深刻地體會到“樂康班長”的有趣,是經歷了艱苦歷練后的一份坦蕩和淡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,陳永亮經常主動到炊事班幫廚,炒不好菜就切菜,煮不好面就和面。他說:“在這里,我能聞到一種快樂的味道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導員張棟棟是甘肅人。他也是連隊“老兵”,兵之初就守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棟棟的妻子朱艷琴,是連隊官兵熟悉的“好嫂子”。每隔一段時間,她就給連隊寄來一個包裹——里面是戰友們愛吃的零食,需要的衣物,愛看的雜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心照不宣卻個個“門兒清”,指導員就是那個負責悄悄收集“情報”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,朱艷琴來隊探親,一進營門就鉆進廚房,說要給大家“露一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廚房里,打開行李箱,不見衣物,只有滿滿幾大瓶“漿水”,朱艷琴笑著說:“這是用蒲公英等10多種調料發酵成的烹飪輔料,也是做甘肅漿水面的‘秘方’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朱艷琴煮的漿水面,征服了全連官兵的味蕾,陳永亮一連吃了2大碗。都說“連隊是家”,嫂子親手煮的面條,不正是家的味道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連隊傳統,每個月,都要組織當月過生日的戰士“集體慶生”。在朱艷琴帶教下,連隊炊事班已然學會了這門“手藝”。漿水面,也成為戰士們點擊率最高的“生日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起過生日就是一家人?!閉哦岸爸厥恿用扛鋈說納?,每次生日聚餐他都會客串“主持人”,給大家講連隊傳統,帶大家一起唱那首《當兵走阿里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陳永亮過生日,恰逢樂康班長休假,于是指導員又有了一個“新頭銜”:連隊面點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張棟棟親自下廚,藉著平日在家里“偷師”學來的面點手藝,為大家做了一頓“生日面”。聞著香噴噴的漿水面,看著面上臥著的“番茄醬表情”荷包蛋,陳永亮鼻子一酸,眼淚涌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快樂的眼淚?!蓖砩蝦透改蓋淄ǖ緇?,陳永亮也向他們發去了一個“表情包”——一串泛著淚花的笑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阿里,堅守也是一種熱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從耳邊呼呼吹過,胸口就像“拉風箱”,雙腿仿佛灌滿鉛,每邁出一步,都要用上全身氣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奮力沖過終點線的一刻,陳永亮感到自豪——這次3公里考核,他又一次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僅僅半年前,“3公里跑”還是陳永亮生命中一個不能翻越的“達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訓練,剛跑完半程,陳永亮就掉隊了。曹帥站在前面鼓勵他:“成績提前哪怕1秒,都是取得了99分的進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帥經常帶上陳永亮,在營院外的土路上“奔襲”。每次跑得體力不支、想要放棄的時候,他故意說:3公里都跑不贏,還唱什么《當兵走阿里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隊榮譽室,《當兵走阿里》的歌譜懸掛在顯眼的位置。張棟棟說,歌中唱的是一份堅守,也是一種精神。榮譽室一側,一座黑色牦牛雕像和它背后的故事,溫暖了一茬茬新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年前,戰士們在巡邏途中救了一頭陷在泥潭里的野牦牛。它左前蹄受傷,擔心它被狼群襲擊,大家便將牦牛?;亓鐨菅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連隊吃水困難,官兵人扛肩挑,去很遠的地方取水。取水歸來,戰士們都會給這頭野牦牛舀一瓢清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野牦牛逐漸恢復了健康。戰士們幾次將它放歸自然,它卻一直守在營院附近,不愿離開。一次,戰士們出門取水,它就一直跟在隊伍后面、來到了河邊?;賾?,它馱回了所有水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來二去,這頭牦牛就留在連隊,成為一名“馱水兵”。這一“馱”就是19年,直至2002年牦牛在取水路上失足墜下山崖。為了紀念這位“功勛戰友”,一茬茬官兵把“肯吃苦、肯奉獻、肯擔當”的“黑牛精神”傳承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級上士梁壯,就是這樣的一頭“老黑?!?——駐守高原10多年間,連隊“八大員”他幾乎干了一個遍;連隊讓他干啥就干啥,從不挑揀,從無怨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年前,巡邏中不幸摔傷了腰部,梁壯從軍馬飼養員轉型成了駕駛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雪大時,梁壯仍舊會騎馬參與巡邏。一次雪后,巡邏隊在山里迷了路。他讓大家在山洞避風,自己一個人騎馬去找路。一天后,他帶領戰友邊做標記、邊判斷方向,最終一起安全走出了山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壯成了連隊官兵心目中的“活地圖”。他卻說:“多虧了‘無言戰友’,沒有它們,誰也走不出風雪山谷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梁壯看來,好的傳統不能荒廢,有些“老經驗”也丟不得?!叭么吃諦率貝⒐?,年輕人才能跟上時代的腳步,繼而邁出自己的步伐?!彼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巡邏歸來,已是傍晚時分,梁壯站在半山腰,望著遠處山坳里,連隊營房透出溫暖燈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云彩在我腳下走,雄鷹在我身邊過……”那一刻,與戰友一起唱起熟悉的歌曲,他感到重任在肩,又似乎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巡邏隊伍里,梁壯重新定義了“堅守”?!叭嶄匆蝗盞氖贗?,把崗位守成一種熱愛……”他說,用青春書寫熱愛,這就是堅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本報記者 李由之 特約記者 劉曉東 通訊員 黃辛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首踏上阿里高原才能真懂的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本報記者 李由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兵的人永遠不會忘記,兵之初走過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條路,或是巡邏路,或是上哨路。不同的路,有著相同的方向:那就是經過部隊淬煉,收獲軍旅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條路,讓新兵陳永亮刻骨銘心。第一次踏上阿里高原的他,走上這條路,抵達他守衛的地方——波林邊防連。也正是從出發那一刻開始,他的青春有了高原軍人底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顛簸的運兵車里,陳永亮和他的新戰友們,離開獅泉河已百余公里。隨著海拔不斷攀升,尚在適應高原環境的他們,逐漸感到頭腦昏沉、心跳加速。原本有說有笑的車廂,逐漸安靜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帶車的老兵、一級上士王鵬環顧了一圈車廂,問道:“誰會唱《當兵走阿里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班長的眼神相接,這首歌的名字,像一束光瞬間照進陳永亮心房。這是他在新兵連學唱的第一首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嶼過最后那道冰河,翻過最后那架達坂,走上世界屋脊的屋脊,爬上高原上的高原……”陳永亮放開嗓子加入了合唱。大口呼吸著稀薄的空氣,再次唱響這首旋律激昂的歌,一個念頭忽然從他腦海里冒出來:這首歌我真懂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歌聲從運兵車上飄出,回蕩在遼闊高原,仿佛穿越了時光隧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多年前,也是在這條通往波林邊防連的路上,還是新兵的王鵬,也曾在班長的鼓勵下唱起這首歌?!岸蘇饈贅?,才能在阿里邊防扎下根?!貝檔幕瓢喑び盟拇ㄏ繅舳孕鹵?,這里往西南方向200余公里開外的札達縣,有個村落叫“波林”——那里就是我們要守衛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波林”藏語中意為:石頭。連長告訴王鵬和新兵們,對于軍人來說,“波林”二字意味著“如磐的毅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車廂里,陳永亮轉頭望向窗外。遠處荒原上,除了石頭還是石頭,以及連綿不斷的雪山?!霸謖飫锏?,都是頑強的生命?!蓖跖糲袼睦習喑ひ謊?,向陳永亮、也向其他新兵講解著“波林”二字的真正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《當兵走阿里》的旋律又一次響起,運兵車翻過一個又一個達坂。年輕的戰士并不知道,每翻過一次達坂,都是一次成長。接下來的日子里,寒冷、孤寂、缺氧……這些都將成為他們青春旅途中必須翻越的“達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廂中,陳永亮和戰友唱歌的聲音更加高亢:“走阿里上高原,寂寞咱就使勁喊,想家咱就爬高山……燃起青春的熱血,擁抱高原遼闊的藍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的心,越唱越遼闊,越唱越豪邁…… 【編輯:田博群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編:admin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妇高潮久久久久久